当前位置:主页 > 午夜大片 > 正文

中新人物丨钟楚曦:不止明艳

11-17 午夜大片

 中新网北京11月16日电(记者 郎朗)坐在对面的人哭了。

  先是《我要逆风去》中的江湖。从被父亲捧在手心的娇蛮小蝴蝶成长为带领品牌起死回生的企业家,回味成就感使命感喷薄而出的那一刻,她突然想起天人永隔的父亲,眼泪猝不及防。

  后来是钟楚曦。其实严格来说,那不算哭,只是已经被水汽氤氲斑驳的眼眶不肯让步,卷翘的长睫毛像蝴蝶忽闪忽闪的翅羽,拦截了每一次滚落的可能。

  你不得不相信,蝴蝶与茧可以并存于一个人身上。

  一人,一江湖

  只看了5集剧本,想了不到半天,钟楚曦就决定要演“江湖”。

  “我应该是最早拿到剧本的演员,当时好像还没定其他人,但我不管了,这5集就够了。”骄纵的富家千金一夕之间失去父亲和所有光环,跌落谷底却把剩余的每一分每一毫金钱和时间都投入一种未知,“她不是为了钱,而是为了一个信念、一份情怀,去留住那原本属于她家的一点点东西。”

  刻进“江湖”这个角色中的坚韧和责任心触动了钟楚曦。

  剧本看罢,脑内已经有了鲜活的人物形象,被《我要逆风去》的故事深深吸引,被“江湖”的生命力激发了创作欲望,她渴望成为她。

  钟楚曦一笔笔描摹着“江湖”的样子:剧中所有的妆容都是自己画的,发型也是自己定的;有一个本子,里面是“江湖”所有衣服的照片,哪一场戏穿什么,她都会从中挑选搭配。“‘江湖’的每件衣服我都有过眼,这是我的工作习惯,每部现代戏都这样。”

  民族服装品牌的跌宕是贯穿全剧的主线,也是角色的骨血。开拍前,她特意学习了解了国产运动品牌的发展脉络,跟着原著作者、导演、整个团队共同挖掘人物背后故事。开机前一个月,剧组围读剧本,“所有人都出席了,每个演员都有对自己的角色提出讨论,不光是自己的角色,大家会一起讨论每一个角色。”

  比如和龚俊拍情感戏,他们会讨论:人物之间是什么氛围?是什么肢体语言?应该怎么拍?“前期已经把这些都嚼肚子里以后,其实到那个当下,我们也没有想太久。”

  她感到整个剧组拧成一股绳,为了一个作品共同努力,“‘逆风’的感觉,剧内剧外都有。”

  “江湖”,从脑海内的一个形象,开始出落得有血有肉。

 图为钟楚曦《我要逆风去》剧照。供图
   图为钟楚曦《我要逆风去》剧照。供图

  不够温和,却足够动人

  这或许不是个完美的人物。

  为了达到目的,她有时会耍一些手段和心机。“但‘江湖’从未想过要放弃。”钟楚曦说,为了一个未知的结果拼尽全力毫无保留,她很欣赏“江湖”的拼劲和野心:“或许不是那么温和,但她是非常有生命力的一个人。”

  “我披头散发我精致优雅,我像一根蜡烫穿夜的假。”剧中的OST《柔软的刺》如此唱到。

  可以是社交场上游刃有余的千金大小姐,也可以是爸爸手心里撒娇的小蝴蝶;可以一袭靓装灯红酒绿,也可以为了投资企业卖掉所有华服——“这是江湖会做出来的事情,她是维度非常广的人,事业上也非常爽脆。”

  环境一直在变,但“江湖”始终是“江湖”。这种稳定的内核,有的人将之称作“强大”。

  钟楚曦会被强大的人吸引。

  “哇好酷!好闪耀!非常有力量,我想要成为那样的人,想要自己是那样示人的。”

  外界也是这样感知的。《我要逆风去》的出品方在接受采访时说,钟楚曦的性格和“江湖”很像,都很活泼、开朗、外向,并且能给身边的人打鸡血、传递能量。

  “‘一人一江湖’,虽然大家会面对不同的困难,但是境况其实是一样的,突破阻碍然后自由地生长,这个过程的本身很重要,也很酷。”

  江湖,一节一节地,从钟楚曦的身体里生长出来。

  “我好像跟她是一体的。”

图为钟楚曦《我要逆风去》剧照。受访者供图
  图为钟楚曦《我要逆风去》剧照。受访者供图

  伪装,也是一种武装

  对一个“强大”的人来说,隐约不易察觉的“脆弱”,或许是更生动的地方,“江湖”击中“徐斯”的也是这种柔软。

  对话过程中,钟楚曦一直坐得笔直,笑着向镜头剖白自己对角色的理解,就像过往采访的媒体评价,她能带给周遭从容、自在的氛围,似乎是一种天赋。

  只是,在频频提及的“力量”“强大”“生命力”等词语之间,偶尔微小的词语转换,剥脱了一些女明星的光鲜和专业,露出属于钟楚曦的肌理。

  “谁不喜欢一个看着让你觉得是非常值得相信、会被吸引的、有魅力的人呢?”为了成为这个人,她不习惯展露太多软弱,大家印象中的她,是自信的,笑着的。

  “我当然也有不自信、怀疑自己的时候,可能一个人的时候,比如躲在被窝里,会适当地怀疑一下,”笔挺的她,肩膀松弛了一些,“真的自信、假的自信,也没那么重要。自信是一种信念:在某种时刻,我就得要相信自己。重要的是自己想要自信,要让人感觉到‘我是自信的’,自己跟自己说着说着就会有更多信念感,就会变成真的东西。”

  那些脆弱的部分怎么办?

  “也不是完全不示弱,可能是个人习惯问题,有的人会强势一点,习惯伪装……不,武装自己。”

  凭借《芳华》获得奖项提名时,有媒体问过她,如何演绎生命中的不同角色?她说人生不只是“自己”一个角色,亲人、爱人、朋友,“角色”不同,状态不同,自己会按照不同“角色”,作出不同反应。

  “在工作拍摄的时候,我也似在演戏,告诉自己正在饰演一个model,定要全场最自信。”

图为钟楚曦《我要逆风去》剧照。受访者供图
  图为钟楚曦《我要逆风去》剧照。受访者供图

  我,不止明艳

  一般意义上来说,她已经被看到了:红毯、大银幕、小荧屏、热搜榜单;但是某种程度来讲,她还没完全被“看见”。

  自我怀疑被她比作“黑色的一面”,自信是“白色的一面”,当白色打败黑色的时候,她会藏起黑色的一面,“把不自信藏起来,不要让别人看到就好了。”

  外界的观察,给她漆上了“美丽”“明艳”的色彩标签。

  她坦承这样的评价是种认可,但在一些时刻,这些概念并不会带来完全的好处。她清楚地知道外界的评价,好的,坏的,鼓励的,争议的。

  “很多人会这样认为,可能只是大家更多看到我这时候的样子。”

  在外部环境和自我粉刷的色块缝隙之间,最核心的那个自我,偶尔也想出来透口气:“我其实是有其他面的,我希望其他的样子以后有机会……不,一定会有机会展现在大家面前。”

  内心里,她永远期待下一个角色。偏向好的角色剧本,不做风格和类型限制。“可能每个阶段节奏不一样,后面也会多看一些电影的剧本,也希望和好电影合作,呈现出更好的作品。”

  “我更希望是在角色上让大家看到不同,‘哦,她不止是明艳的……钟楚曦’。”

  在这次对谈开始之前,钟楚曦和团队几次问了同一个问题。

  “你们看这部剧了吗?你们觉得怎么样?”

  “说真话。”

  等待一个飘扬在风中的答案,她想攥住那双主动剥开自己的手。(完)

 

 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主页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szsdbz.com/a/wuyedapian/2023/1117/563.html



标签

友情链接